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青梅煮酒论江湖
青梅煮酒论江湖
连绵几日的朦胧细雨终于停歇了,久违的晴空庇佑着大地。杭州,西湖,波光粼粼,杨柳岸,繁花碧草,妖娆妩媚,茶楼,酒肆,人声鼎沸,游览,生计,往来如梭。
  青石桥下,几位文人才子正在吟诗答对,自在逍遥。几人身后,如水般的人群仿若一艘大船驶过一般向两边排开,嘈杂的人声渐渐平息。众人不解,其中一人,站位优良,率先窥得一斑,一时间目瞪口呆。

  哒~哒~清脆声响中,六名巧梳妆,精打扮的绝色佳人款款而来。精心梳笼的发髻,是为人妻。各色薄纱遮面,朦胧诱人,白嫩的玉足在名贵木料雕琢的高跟鞋的包裹下诱人心神,再配上用各色染料涂饰的脚趾更令某些有恶趣味的文人富户无法自拔。更令人激动的是那一身垂至脚踝的贴身旗袍,勾勒的突是突翘是翘。两侧开气到膝上三寸,两条在丝袜包裹下的修长美腿勾人心魄。

  石桥对岸,一栋三层酒楼大门紧闭,门前四个彪形大汉守卫。躁动的人群在石桥两边涌动,桥上六个绝色美人款款而来。两个大汉赶紧上前分开众人,两人打开大门,六美鱼贯而入。不管门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三楼上,一群人临窗而坐,薄薄的幔帐阻挡着大街上热切的目光。杏吧首发

  四德端坐首位,身边侧立着身着白裙的巧巧。左手边是大华第一人赵元羽,再左边是大学士徐谓,再依次是老将军李泰,少将军李武陵,杭州织造洛敏,其公子洛远,洪兴帮董青山以及怀里的青璇,再左边就是董老汉以及身旁的肖风儿,几人围坐一圈,听着看着街上嬉闹的人群。

  哒、哒,楼梯处传来的脚步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众人纷纷放下手中酒杯,齐齐注目与楼梯口。率先上得三楼的是两位身穿珍珠白色旗袍的洛凝和徐芷晴,洛凝以水仙花型镂空胸口,徐芷晴则以荷花饰之。其后两人是一身玫红色旗袍以玫瑰装饰的郭君怡和一身嫩绿色以尖尖荷叶装饰的萧玉霜。母女二人之后是一身天蓝色彩云纹饰的秦仙儿。

  轻缓的脚步声自楼下传来,慢慢的最后一位美妇人一点点出现在众人眼前。高挽的发髻,娇羞的明眸羞涩的注视着脚下的台阶,白纱下皎白的面容,白嫩的粉颈,兰花型镂空的素白旗袍,轻提裙摆下两条裹在丝袜里匀称修长的美腿,精雕的高跟鞋,珍珠白色的脚趾甲。

  六人站定,五人从容有度,仅有这一人有些许局促与羞涩。

  “圣上先来?”四德轻声说道。

  赵元羽点点头,选走了玉霜,徐渭依旧选择了洛凝,李武陵在李泰的示意下离席来到徐芷晴的身边,洛敏恭敬的引走了秦仙儿,洛远则不出众人意外的选择了郭君怡,李泰来到最后一人身前轻声说道:“仙子请了”。引得众人笑声阵阵,纷纷出言表示受不了李泰这个大老粗文邹邹的样子。杏吧首发

  众人择得女伴,纷纷在这三楼寻得一处空闲,不约而同的将自己的大手伸进了女伴的两腿之间,就连董老汉与青山也是不无二致。一时间,嘤嘤喏喏,娇娇啼啼,扭扭捏捏的荡人心脾。

  “圆润如珠,似硬实软,掐之有痕,啧啧~,嗅之清香,舌尖酸爽,哈哈哈、、,今日头筹又是老夫的了。”徐渭一手捻着胡须一边得意洋洋的说道。

  “让于你,让于你,说说是何物?”众人纷纷调笑道。

  “青梅煮酒,凝儿懂我。”徐渭一边说着一边收回伸在洛凝胯下的手臂,食指与拇指间捏着一颗圆润的青梅。

  “哈哈、哈哈、承让承让!”。

  “既然徐爱卿开了头,下一个就请武陵来吧,依次排序。”赵元羽轻声说道。

  “嗯~~~~?姑姑这里,粗若两指,状如弯月,表面光滑,有棱有面,莫不是藏了武陵爱吃的香蕉?”李武陵一番探索最后从徐芷晴腿间拿出一根香蕉。

  “芷晴你也太惯着武陵了。”李泰表示没有意外,说完将手指探进仙子宁雨昔的玉门深处,转着圈的摸索。杏吧首发

  “直的,两指粗细,香蕉一根,看来仙子也是爱好这粗长之物啊,哈哈、、。”说着李泰将一根硕大的香蕉从宁雨昔的体内取出,过程中还抽插了几下,险些弄得宁雨昔春雨尽泄。

  “公主体内之物,形似卵,大一指有余两指不足,外嫩且多汁,内里有核,可是剥了壳的荔枝?”说着洛敏从秦仙儿胯下取出一鲜红杨梅。

  “错了错了,罚酒罚酒!”众人纷纷起哄。

  “下官才疏学浅,认赌服输,认赌服输。”说完一仰而尽。

  “郭姨母藏了什么了,偷偷告诉侄儿如何?”洛远悄悄问向郭君怡。

  “唉、唉、再若如此,先罚三杯。”李泰闻言出口制止。

  洛远看着满面羞红,贝齿轻啮红唇的萧夫人,手指在郭君怡的小穴里仔细的摸索搅动。

  “啊!我知道了,直长无弯,表有突起,黄瓜是也。”说着拿出一根巴掌长的小黄瓜。(这个时候有没有黄瓜我也不知道)众人见状一阵调笑随即把头转向董老汉身上,董老汉用那双粗糙的大手,在肖风儿的嫩穴里一阵搅闹。

  “里边小,外边大,像个葫芦?水果?水果?梨子?”果不其然,董老汉手中一颗水润的鸭梨。

  “好 好 好!老翁技艺见长啊!哈哈哈、、、。”众人纷纷赞许道。

  就在董老汉不住的对着众人作揖之时,董青山早已将手探进了怀胎十月的清璇的双腿间。抠挖摩挲间,眉头紧皱。

  “嫂嫂,这不是一个吧!可是难为了兄弟啊!”董青山禁不住出言询问到。

  “哦?这是另有用意啊!青山可要好好作答啊。”徐渭好奇的说道。

  “说说,描述一下。”洛远也是有些稀奇。杏吧首发

  “这第一个嘛,大小像是拇指第一节大小,表面有皱,第二个有食指般大小,粗糙像麻,中间细两头大,第三个,哈哈,嫂嫂莫急,再有数日即可如愿,早生贵子是也!”说着董青山扯着红线头将一长串的红枣花生桂圆栗子就从肖青璇穴里抻了出来。

  “哈哈哈哈,此次的巧思就予以青璇了。”赵元羽说着就把大手探进了玉霜的两腿间。

  “嗯?内大外小均匀过度,无疤无皱无突出,内里两指有余,其外一指不足?此等是为何物?朕还真猜不出来。”大华皇帝赵元羽在玉霜一脸狡狤的表情下从玉霜腿间取出一根胡萝卜。

  “这是什么?”赵元羽一脸迷惑。

  “圣上,这是一种由胡人传来的食材,可做菜,亦可生食,因状若萝卜得名胡萝卜,刚刚流入我大华,因此圣上还不曾知晓。”洛敏随即出声解释。

  “哦,原来如此,罢了,你这个小机灵鬼,真不愧是君怡的丫头,朕自罚一杯。”说完一仰而尽,众人纷纷举杯一仰而尽。

  酒楼里众人其乐融融,酒楼外,人群期待着女神再临。石桥对岸,妄图窥见窗内的几人除了几个模糊的身影,再无法瞧得其他也意兴阑珊而去。杨柳岸西湖边复归平静,酒楼外众人心中的倩影却是。

  三楼,诺大的厅房里,一旁的角落里有一张书桌,一老者揽一妙龄美妇携手揽腕立于桌前。洛凝身体前倾,旗袍后摆推倒腰上,雪白软糯的屁股紧紧地抵在徐渭的腰间,轻摇慢晃。徐渭抓着洛凝提笔的纤纤玉手,身前纸上,青山绿水间,一草芦茅舍内,一巧笑嫣然的妇人正探身挥别远处离家的丈夫。徐渭略一沉吟,随即于妇人身后轻勾几笔,一鹤发老翁,屈身伏在妇人身上。随后在画的左上角轻提三个小字《扒灰图》,洛凝回首娇羞的瞪了徐渭一眼,附身将红唇印在字下,并书一凝字。

  “哈哈,哈哈,好一个扒灰图,你个扒灰的老酸腐。”徐渭带着洛凝转身,洛凝将画示于众人,李泰第一个就出言讥讽。

  “送于你可好,你个扒灰的老公爹。”徐渭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闺女,毫不在意的反击到。

  “好啊,那就悬于芷晴的闺房里吧!”李泰欣然接受。杏吧首发

  “爹爹,公爹,你们、、、。”徐芷晴闻言娇羞的出言不依时却被李武陵堵住了红唇,一阵呜呜咽咽。

  李武陵与徐芷晴相拥而坐,在李泰的身旁,李泰有些拘谨懦弱,但在李泰看不见的地方比如徐芷晴的胸前坚挺的玉乳,此时依然青红一片。徐芷晴一边温柔的跪坐在李武陵的腰上,慢慢研磨,双手轻抚武陵的面庞,温柔慈爱的眼神注视着李武陵的双眼,心底里却要死命的压抑因李武陵狠力的双手对胸前柔嫩摧残带来的汹涌快感。李武陵本来是李家一偏远旁支的孩子,幼年时家中回禄,父母双亡,恰巧,李泰独子殒身边疆,被李泰以儿孙收养。虽然嘴里喊徐芷晴姑姑,实则是其养母。徐芷晴以己出待之,李武陵虽然也想以亲娘侍奉,只是着相差不到十岁的年纪处处撩拨着李武陵的心弦。而且幼年时的情形在李武陵心底留下了一个暴烈的性格,这一点从他对徐芷晴的作为上即可窥探一二。

  李泰被徐渭一打扰,腰间一滑,粗大的阳具滑出宁雨昔的蜜穴,宁雨昔平静的眼眸中泛起一丝慌乱。

  五日之前,宁雨昔外出归来,刚一落脚就被花园里的淫乱惊呆了。一旁早有准备的四德自然是轻易将其拿下,一连五日,日夜不休的调教,不但将仙子的一身修为收归己有,还在其被林三打破的一丝道心上种下了一点阴霾。

  慌乱中的宁雨昔仿若置身在修罗地狱,这些年来被自己亲手诛杀的江洋大盗,采花淫贼等人均聚集于此。此时,自己修为尽失,手无缚鸡之力,看着各个面目狰狞的恶魔向自己围拢而来,宁雨昔紧紧地靠在身后的坚墙上,身体仿佛被人抽去了骨头一般瘫软无力。突然间,敏感的翘臀触碰到了一根坚硬之物,一瞬间仿若主心骨一般慢慢的自下而上的撑起了自己瘫软的身躯。有了支撑的宁雨昔又恢复往日的自信与淡然,视眼前的狰狞于无物。李泰一手揽着宁雨昔的细腰,向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两手托着宁雨昔的翘臀,推举揉搓,宁雨昔仿佛回到了那个执剑走天下,挥手间宵小灰飞烟灭的仙子。

  李泰粗鲁的抽插着温柔静谧的宁雨昔,仙子的平静的反应实在提不起李泰兴致,不由得四下观瞧。窗边,一身白肉的杭州织造洛敏将苗条靓丽的秦仙儿压在身下,仙儿双腿双臂环绕在洛敏的腰间颈上,仙儿一张粉嫩的俏脸紧紧的贴在洛敏那白胖的大脸上,樱红的小嘴呻吟中轻声呢喃。收到鼓励的洛敏更加奋力的耸动着,一身白肉在阳光下波光粼粼。

  洛敏身旁是其公子洛远与萧夫人郭君怡,郭君怡一脸宠溺的轻抚着这个将头扎在自己丰硕柔嫩的胸膛里的小伙子,细声细语的安慰劝说,仿若一个慈祥的母亲抚慰受了委屈的儿子,如果能够忽略那条裹在玫红色丝袜里勾住男人腰臀的白皙美腿的话就更加的和谐美满了。杏吧首发

  洛远痴迷的大口的嗅着郭君怡胸间那有着淡淡的玫瑰花香的浓郁香醇的乳香,双手使劲的揉捏着郭君怡肥美柔滑的大屁股,健硕的屁股使劲的抵住郭君怡的双腿间,轻轻地画着圈圈。郭君怡靠在墙上一条腿站定,另一条腿努力的稳住身体,身后那有力的双手,胸腔那湿热的喘息,更要紧的是深深顶住花心的酥麻快感,一圈一圈的犹如龙卷风一般侵袭着灵魂,无处释放的潮流化作滔天的波涛一遍遍冲刷着海面上那屹立不倒坚石,真的是上面一张嘴多么的温柔平静,下面一张嘴百倍千倍的狂暴泼辣。

  二人旁边,一个嶙峋的老汉,双手撑地,肩扛两条白嫩的大腿,黢黑的双腿半弯着撑住地面,胯下黝黑的老根随着双膝的屈伸快速而顺滑的出入于饱满湿润的清泉密洞。前粗后细的阳具仿若抽水的机器一般将皇后肖风儿体内那温热甘甜的泉水不断抽出,迸溅的水花,潺潺的溪流昭示着泉水水量的充沛。

  潺潺溪水顺势而下,一双粗糙的大脚浸在水中,健壮的双腿间抖动着一只水润白嫩的小脚,盈盈一握的脚踝,白嫩细腻的小腿。圆桌上,怀胎十月的清璇侧卧于上,丝毫不见水肿的白皙大腿稳住孕肚,一手撑在胸前,一手紧紧扣紧桌沿,胸前肥硕的巨乳沁出点点乳汁。

  董青山一手高举着清璇另一条白皙美腿,一手扳着清璇的腿根,胯下家传的宝器缓插慢抽间将清璇的心一点点吸入情欲的深渊。清璇的紧致且充满弹性的蜜道与青山那家传的前粗后细的阳具紧密的贴合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的闭合使清璇花房内充足的蜜汁除润滑花茎黏湿阳根以外不得丝毫外泄,不断积蓄的花蜜,被鹅蛋大小的龟头不断地推进去吸出来,慢慢的积蓄成汪洋大海。

  “来了!”董青山猛然间一声大喊,众人闻言慢慢聚集在二人周围。

  只见一声大喝青山将肖清璇摆成平躺,一手拿住一条腿向两边分开,肖清璇双手高举过头顶,紧紧地攥住桌布,水润的双眸微微的睁着,樱红诱人的杏口微张,细嫩的下颌高高抬起。董青山一只脚踩着桌面,轻吸一口气,胯下的阳具一改先前的缓慢,狠狠的直插到底,紧接着迅捷的抽到洞口仅留龟头在内。狠插急抽之间,清璇的双手渐渐泛白,双腿开始抖动,待到抖动到无法稳固之时,董青山已经内外往来十几二十余次。

  “嘿!”董青山一声闷哼,一个闪身。

  “呀、、、、、!”肖清璇呻吟中一声嘹亮的啼鸣。杏吧首发

  肖清璇抖动的双腿一下子伸直,腿间一股水箭激射而去,众人屏气凝神,瞬时间目光随水箭望向窗外。

  “好好好,妙妙妙,真乃顺雷不及掩耳,哈哈哈,诸位请看,力透纱幔,出云公主好一身暗器功夫。”徐渭第一个出言赞叹,并对者呻吟中还有汩汩水流涌出的清璇调笑道。

  “楼上贵人,冒昧打扰,在下海外客商,以贩茶为主,请问此清茶何名,何处有售,还望告知一二,自是不胜感激。”楼下一个锦衣商人抱拳拱手像上作揖,前心一片水渍,胡须上还挂着几滴水珠。

  “此茶名为蜜茶,三日后林府有售。”楼上四德微微一愣,随即说道。

  “多谢告知”,楼下商人一边品味一边继续游览西湖。

  “哈哈哈,吾儿好本事,诸位爱卿,今日这花魁就让与清璇如何。”赵元羽欣喜的说道。

  “自当如是,自当如是。”众人随即附和。

  “四皇子殿下,君怡也要当花魁!”萧玉霜趴在赵元羽的耳边轻轻说道。

  玉霜的话虽然轻轻地说,实际声音却是不小。最起码郭君怡是羞涩难耐,连带着花心的吸允也乱了,不一会儿就瘫软在洛远的身上。

  玉霜因为身轻体柔,加上紧致异常的小穴给人一种处子般的享受。起初几位年长者颇为有兴,但是呢董老汉和徐渭年老体衰,抵不住玉霜的处子花穴,最后就只留李泰一人独享了。老皇帝赵元羽则是因为年少时对郭君怡有意,未成事之前曾对郭老爷子提过,郭老爷子深知自己的闺女情向康王,但是康王张扬难成大事,就把郭君怡许给了萧家。随后,二王争位,赵元羽被伤及男根且郭君怡早已随夫家去了金陵,此事也就这么过去了。自从,雄风再起后,心中年少时的遗憾萦绕心头,几次与郭君怡云雨也不曾削弱半分,一次将玉霜抱压在身下时竟喊出了“君怡”二字,心中大为畅快,自此赵元羽玩弄玉霜之时就让玉霜假扮郭君怡,让玉霜喊自己“四皇子”。而调皮的玉霜往往会在自己母亲的身边大声说出“君怡如何如何”,“君怡怎样怎样”的挑逗话语,赵元羽自是爱不释手,捎带手的将真正的郭君怡也撩拨的心神不宁,纯情激荡。只是,赵元羽也承受不了玉霜极致小穴的紧致,所以玉霜多数时间还是在李泰的手中飞荡。杏吧首发

  日行西南,酒楼紧闭的大门重新大开,门前的四个壮汉也已不见踪影,几个文人才子打扮得浪荡公子匆忙迈入,一边四周巡视一边向身边的小二打听今日里是哪家的姑娘在此见客。店小二吱吱呜呜自然是一无所知,可怜这几个富家少爷一连几日走遍了这周边所有青楼小院,花费无数也不能解那相思之苦。殊不知,就在他们向店小二打听之时,酒楼后院陆续驶出几辆大车,留下一路的淫声浪叫与拍打撞击。

【完】